欢迎光临河北琢酒集团有限公司


招商详情

拒绝“一揽子”解决方案,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春天还要等多久?

发布时间:2023/11/4

今年以来,中澳就妥善解决两国在世贸组织的贸易争端案进行了深入探讨。

在商务部9月21日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,商务部新闻发言人何亚东表示,中方愿与澳方相向而行,在大麦案争端解决的基础上,推动“一揽子”解决葡萄酒案和中方诉澳3种产品反倾销反补贴措施案等。

而据外媒报道,近日,澳大利亚农业部长瓦特(Murray Watt)公开表示,澳大利亚政府将钢铁和葡萄酒的争端,视为“两个完全独立的问题”,拒绝中方提出的“一揽子”解决方案,并将继续在世贸组织对中国的葡萄酒进口关税提起诉讼。

此言一出,澳大利亚的葡萄酒商彻底坐不住了。此前,中国宣布终止对原产于澳大利亚进口大麦“双反”措施,随后澳方便向中国运出首批大麦约55000吨。利好消息的释出,本该让酒商们重燃对中国市场的希望,但就目前来看,春天还需要再等待。

2021年3月28日,中国商务部决定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5年反倾销税,税率在116.2%至218.4%之间。在这两年多里,中国的市场已经不是原来的市场,消费者也不是当初的消费者了。

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库最新数据显示,2023年1-8月中国葡萄酒进口量为17565万升,同比下降26.9%;金额方面,2023年1-8月中国葡萄酒进口金额821.4百万美元,同比下降16.4%。今年已经过去大半,葡萄酒进口市场的表现仍然不太理想,量额双双下滑,短期内恐怕难有大改观。

与此同时,国产葡萄酒正在崛起。近年来,宁夏、新疆、山东、甘肃、河北等代表性葡萄酒产区出产了不少高品质、本土化佳酿,在国际上屡获大奖,向世界讲好中国葡萄酒故事。各类精品酒庄也逐步走进大众的视野,发展势头强劲。

消费者对国产葡萄酒的信心也正在提升:从艾媒咨询发布的一组关于2021年中国网民对葡萄酒品牌喜好的数据来看,72%网民偏好国内葡萄酒品牌,28%网民偏好国外葡萄酒品牌。受益于国潮风的兴起,国产葡萄酒正在收割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的喜爱。

对比起来,澳大利亚葡萄酒不免显得落寞了。

从前,澳大利亚葡萄酒因其产量大、品质较好、价位适中,得以畅销于中国,即便面对法国、智利等强有力的竞争对手,澳大利亚也始终占据着可观的市场份额,底气十足。但是,在与中国发生贸易争端后,其葡萄酒业遭受重创,跌进了低谷。

据了解,澳大利亚滞销的葡萄酒库存已增至20亿升,相当于28亿瓶,过剩的葡萄酒能填满近860个奥运会游泳池。失去中国市场,澳大利亚走上了一条煎熬的解困之路,首先瞄准英美市场主攻,加大出口。然而,效果不佳。

根据澳大利亚葡萄酒管理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,在上一财年,澳大利亚葡萄酒出口额为18.7亿澳元,同比下降10%;出口量为6.21亿升,同比下降1%。

其中,澳大利亚葡萄酒对欧洲和北美的出口下滑较为严重,对欧洲的出口额下降了15%,至5.56亿美元,占出口总额的30%;北美地区则下降了14%,出口额为5.52亿美元,占比28%。事实上,即便是英美市场加起来的总和,也难以抵上一个中国市场。

亚洲市场似乎被寄予了厚望,比如日本和越南。

Hanging Rock Winery的总经理Ruth Ellis表示,该公司对日本的葡萄酒出口量增加了两倍多,从每年的300打增加到1000打左右。她说:“去年,我们为日本代理商开发了两款葡萄酒,非常畅销。”

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中部区域西斯寇特产区(Heathcote)的阿斯马拉庄园(Domaine Asmara)此前每年生产4万瓶红酒,其中大部分销往中国大陆。庄主Andreas Greiving表示:“从我们这个地区来看,我认为我们是唯一一家向越南出口的企业,所以我们确实抢占了先机。”他说:“那里有许多外籍人士,尤其是在胡志明市,优质的葡萄酒是有市场的,一旦你站稳了脚跟,克服了障碍,那它就是一个相当有趣的市场。”

不过,总的来说,澳大利亚对亚洲的出口仍然呈下降态势。尽管新兴市场正在拓展,但面对如此庞大的库存量,恐怕也只是杯水车薪。

正如荷兰合作银行的研究报告所指出的那样,即便在中国取消关税、消费快速复苏的“最好的情况”之下,供应过剩的情况依然会存在,只是没那么严重而已。

如今,全球葡萄酒消费量都在减少,市场结构正在调整,消费者的习惯正在改变。设法清理高企库存固然是当前最重要的事,但要想在狭窄的赛道上跑得更快、走得更远,就必须对产品本身的竞争力给予更高的关注,并加以提升,这样,当春天到来时,便能第一时间抓住机遇,抢回市场份额。

文、编 | Rayna